綠柚姑娘圖片 

"綠袖子"是一首英國民謠,在依麗莎白女王時代就已經已廣為流傳,相傳是英皇亨利八世所作(他是位元長笛家),根據19世紀英國學者威廉·查培爾(William Chappell)所做的研究資料指出,《綠袖子》的旋律最早是記錄在16世紀末英國著名的魯特琴曲集《William Ballet's Lute Book》,歌詞部份則出現在1584年。然而這首歌曲真正廣為流傳開來,則是在英國作曲家約翰·蓋伊(John Gay)將它編入為了對抗義大利歌劇所創作的《乞丐歌劇》(The Beggar's Opera,1728)中。


這首民謠的旋律非常古典而優雅,應該是一首描寫對愛情感到憂傷的歌曲,但它受到世人喜愛的層面卻不僅僅局限在愛情的領域,有人將它換了歌詞演唱、也有人將它作聖誕歌曲,而它被改編器樂演奏的版本也是多不勝數,有小品、有室內樂、有管弦樂…,而這其中又以上述的《乞丐歌劇》和英國作曲家佛漢威廉斯 (Vaughan illiams)所寫的《綠袖子幻想曲》(“Fantasia on Greensleeves”)最具代表性。

在《綠袖子》的諸多樂器版本中,最能表現此曲略?淒美的情境,除了最早的魯特琴版本、吉他版本一直以其獨特的音色而獨樹一幟外。另一方面,在眾多古典吉他改編的版本裏,又以英國魯特琴音樂家佛朗西斯·卡汀(Francis Cutting)所做的編曲最受大眾所推崇和喜愛。此外,比較著名的版本尚有奧地利吉他家卡爾·夏伊(Karl Scheit)為吉他二重奏所寫的《綠袖子變奏曲》。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Sandy Polar演唱的女聲版本。

Greensleeves一詞,在英國的民間所指,大抵和古代歌伎類似,同樣是“秋月春風等閒度,暮去朝來顏色故”,生命由不得自己做主的可憐女子。

 

歌詞如下:

附上歌詞兩種版本
---
正常版
---
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噢!我的愛人,妳誤解我了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不該無情的拋棄我
And I have loved you oh so long 我已經愛妳那麼久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和妳在一起,總是愉快無比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綠袖子姑娘,是我的喜悅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綠袖子姑娘,是我的歡樂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綠袖子姑娘,是我黃金之心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除了綠袖子女士以外,我心裡沒有別人 

If you intent to be this way 如果妳真的要這樣做 
It does the more enrapture me 那會使我精神崩潰
And even so 即使如此
I still remain a lover in captivity(*) 我仍然是被妳俘虜的愛人

Greensleeves now farewell, adieu 珍重再見,綠袖子姑娘 
God I pray to prosper thee 願上帝祝福妳 
But I am still thy lover true 但我將依然真心愛著妳 
Come once again and love me(*) 請妳再一次的愛我吧 
 

詩經版

---
我思斷腸,伊人不臧。  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棄我遠去,抑鬱難當。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我心相屬,日久月長。  I have loved you all so long
與卿相依,地老天荒。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綠袖招兮,我心歡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綠袖飄兮,我心癡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綠袖搖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綠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我即相偎,柔荑纖香。  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我自相許,捨身何妨。  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欲求永年,此生歸償。  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回首歡愛,四顧茫茫。  Your love and good will for to have

伊人隔塵,我亦無望。  Thou couldst desire no earthly thing
彼端箜篌,漸疏漸響。  But still thou hadst it readily
人既永絕,心自飄霜。  Thy music still to play and sing
斥歡斥愛,綠袖無常。  And yet thou wouldst not love me

綠袖去矣,付與流觴。  Greensleeves now farewell adieu
我燃心香,寄語上蒼。  God I pray to prosper thee
我心猶熾,不滅不傷。  For I am still thy lover true
佇立壟間,待伊歸鄉。  Come once again and love m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太色彩發展協會 的頭像
亞太色彩發展協會

亞太色彩形象空間 IcolorImage

亞太色彩發展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